中华考古队要来了,中华夏儿女民共和国考古队

2019-11-30 08:44栏目:文物收藏
TAG:

  《亡灵书》、被弟弟所害的奥西里斯神、将羽毛与灵魂称重的阿努比斯神……古埃及神话故事一直令人着迷,那么古埃及的战神孟图和他的神庙是什么样的呢?

新华社北京1月7日电 位于埃及南部卡尔纳克神庙保护区的孟图神庙将在今年首次向中国考古队打开大门——中国社科院考古所和埃及文物部6日在京确定它为联合考古的“首站”。 社科院考古所所长王巍对新华社记者说,这一项目不仅是中国考古走向世界的里程牌,也是世界两大古老文明交流互鉴的新景观,“我们正在实现中国考古人的梦想。”

  

图片 1

  这个问题很快要由中国考古队来做出详细解答了。

2016年11月,社科院考古所赴埃及考察孟图神庙遗址。

  

孟图神是古埃及宗教中的战神,其形象为鹰首人身。孟图神庙始建于约公元前1391年至1355年,时间上正处于中国的商代。1978年以前,法国曾在此进行过考古发掘,后中断至今。 来华访问交流的埃及文物部古埃及文物司司长马哈穆德·哈桑·阿菲非·谢里夫说,这是中国首次派出考古队到埃及进行发掘,为此埃及将成立一个最高级别的研究队伍来支持中方。 曾在2016年11月带队赴埃及选址的王巍称孟图神庙是“超级的”。虽然,它相比旁边的卡尔纳克神庙规模较小,但它孕育着不少新的机会。“比如,这个神庙北面有一条长约200米的斯芬克斯大道,它和道路两侧的遗存都可能很有看点。” “它代表了古埃及王国最辉煌的时期,所在的卡尔纳克神庙保护区曾是古埃及王国首都底比斯的一部分,承载了极为重要、最具特色的考古信息。”王巍说。 据悉,联合考古队的中方骨干队员有4到5人,他们普遍具有在各类地貌发掘宫城遗址的丰富经验,还将使用最为先进、跨多学科的考古科技手段。发掘过程可能将全程对游客开放,成为当地一道独特的景观。 社科院考古所科研处处长刘国祥说,中国考古测绘和3D建模的技术非常先进,在埃及有很大施展空间,“未来可以快速、精确地再现孟图神庙的风貌。” 据悉,中埃两国考古“国家队”还在田野发掘、科技考古、文物保护等领域达成一系列合作意向。 在参观了社科院考古所的实验室后,马哈穆德·哈桑·阿菲非·谢里夫说,中国在考古发掘和修复文物方面实现了飞跃。埃及和中国将从技术互补中,实现最大限度共赢。 联合考古队的中方队伍将最快在今年10月赴埃。 目前约有250个国际考古队在埃及进行研究、发掘和保护文物等工作,仅卢克索地区就有11支。王巍表示,中埃双方都希望尽快取得成果,借此推动更多相互的文物展览和文化交流。

  埃及文物部古埃及文物司司长马哈穆德·哈桑·阿菲非·谢里夫6日在中国社科院访问时对新华社记者透露,埃及与中国的首个联合考古项目最终确定选址在埃及南部的孟图神庙。

图片 2

2016年11月,社科院考古所赴埃及考察孟图神庙遗址。(高伟 摄/社科院考古所)

  

  孟图庙:古埃及战神之庙

  

  孟图神是古埃及宗教中的战神,其形象为鹰首人身,“孟图”一词在古埃及语里意为“彷徨的人”,最初用来表示炙热的阳光致皮肤灼伤这一现象,尤其是战士因长时曝晒而留下的突出特征,最终这个词演变为“战争之神”。

  

  因为公牛与战争的联系,孟图神也常以一头黑脸白色公牛的形象出现。大部分的古埃及统治者会自称“狂暴的公牛,孟图神之子”。在著名的卡迪什战役中,据传拉美西斯二世面对敌人向士兵们这样号令:“像孟图神那样,攻击!”

  

  在古埃及艺术作品中,孟图神被描绘成鹰首人身,或是牛首人身,在头部的羽毛或两角之间是一个太阳的圆盘,鹰代表天空,公牛代表力量和战争,他的双手中拿着不同的武器,比如剑、弓箭、刀。

 

图片 3

图为孟图神,来自维基百科

  

  中国考古队即将探索的这座神庙位于埃及南部城市卢克索附近,建于约公元前1391年至1355年,时间上正处于中国的商代。1978年以前,法国曾在此进行过考古发掘,后中断至今。

  

  为什么是这里?

  

  历经一年多持续的互访交流,中埃联合考古项目花落“孟图”,也让人们不禁好奇:为何是它,而不是大家更熟悉的金字塔?

  

  社科院考古所所长王巍说,选址孟图神庙双方“一拍即合”。一方面,作为中国首个在埃及开展的考古项目,中方考古专家希望选择核心遗址的重要遗迹,既能够获得重要发现,也能够充分展示我们在考古发掘和文化保护方面的实力。另一方面,孟图神庙兴盛于古埃及最强大的新王朝时期,与中国的商文明大体相当,利于开展对比研究。

  

  “在世界文明的背景下反观中华文明,各美其美,美人之美,是我们在埃及、中美洲和印度开展考古工作的初衷。”参与组织考古所外国考古项目的李新伟研究员解释说,“与一般遗址相比,重要神庙遗址肯定蕴含着更丰富的文明信息,其发掘成果非常令人期待。”

  

  另一方面,埃及方面也陆续提出了几个选项,其中优先推荐的就是孟图神庙。这是因为,经过之前的发掘这个神庙已初现轮廓,而中国考古队最为人称道的大型宫城发掘经验、科技考古水平和文物修护保护正好可以在此大显身手。

  

  “我觉得也有高手过招,互相出题的意思吧!”王巍笑道。

  

  有趣的是,中埃考古合作的起点也有些机缘巧合。2016年1月初,王巍带队参加中埃学术研讨会,在周末逛埃及国家博物馆时,见到了馆长哈立德·阿纳尼,双方言谈甚欢,萌发了彼此合作的念头。

  

  “没想到,到了3月,这位馆长被任命为埃及文物部部长,这件事也就顺理成章了。”王巍认为,是中国国力的提升,国际影响力的增强,以及“一带一路”倡议带来的两国亲善,才让中国考古人有了这样的机遇,能够到埃及这个考古界最看重的区域之一进行考古发掘。

  

  发掘将带来“独特景观”

  

  据悉,联合考古队的中方队伍将是“流动性”的,骨干队员有4到5人,按需派遣不同领域的考古专家。他们将最快在今年10月赴埃。

  

  王巍透露,发掘过程将全程对游客开放,成为当地一道独特的景观。“埃及希望以此吸引更多人造访这个独具特色的战神神庙。”

  

  他坦言,埃及方面的这个安排让人意想不到,但也在情理之中。“孟图神庙所在的卢克索地区本就是考古界的国际大舞台。中国考古人决心要在这个舞台上展示最新的装备、最饱满的斗志和丰富的田野考古经验。”

  

  目前约有250个国际考古队在埃及进行研究、发掘和保护文物等工作,仅卢克索地区就有11支。

  

  中国考古人重任在肩

  

  马哈穆德·哈桑·阿菲非·谢里夫透露,埃及将成立一个最高级别的研究队伍来支持中方考古队。具体措施有:帮助中国培训一批精通古埃及学的考古人员、分享修复石料和重建倒塌建筑物的经验。

  

  中埃双方都希望尽快取得成果,借此推动更多相互的文物展览和文化交流。

  

  “尽快让中国了解世界文明,展现中国文化的自信和实力,考古人重任在肩。”王巍说。

  

  据悉,中国考古队的优势在于多地形下的宫城发掘经验。“古老的文明馈赠了我们大量宫殿遗址,辽阔的疆域让我们熟悉各种地形,这是很多国家不具备的。”

  

  可以想象,当中国考古学家以先进的测绘技术在埃及最负盛名的古老神殿旁布设第一个探方时,那将是两大古老文明值得载入史册的一次“碰撞”。  

 

(责编:李来玉)

版权声明:本文由365bet网址发布于文物收藏,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华考古队要来了,中华夏儿女民共和国考古队